标题不是我说的,是村上春树说的。

在写该书时,村上春树已经坚持跑步23年了,这本书也算是他关于跑步的随笔集。

村上在书中说他是一个“生来易于肥胖体质的人,为了不增加体重,每天得剧烈运动”,而他的妻子则相反,“不管吃多少,不做运动,也根本不会变胖,连赘肉都不长”。村上深感其中的不公平,但是和跑步运动扯上关系就有趣了。“倘使从不偷懒,坚持努力,代谢便可以维持在高水平,身体愈来愈健康强壮,老化恐怕也会减缓。”村上这是在说他自己,为了控制自己的体重,需要每天规律运动,对于他老婆一类体质的人,则说“而那种吃不胖的人无需留意运动和饮食,因此这种体质的人,每每随着年龄增长而体力日渐衰退,不着意锻炼的话,自然而然肌肉便会松弛,骨质便会变弱……”

我觉得挺幽默的,村上巧妙地将自己易于肥胖的体质看作是一种特殊的馈赠,帮助他在中年以后或者老年之时依然有健康的身体,将当下的“不公平”转换为一种长远的财富,而且他说“并且到底什么才是公平,还得以长远的眼光观之,才能看明白”。我也属于吃不胖的那类人,看样子也得加强锻炼了。

他将上述这个观点也用在了他作为一个小说家的身份上。

“有些天生才华横溢的小说家,哪怕什么都不做,或者不管做什么,都能自由自在地写出小说来,就仿佛泉水从泉眼里汩汩涌出一般,文章自然喷涌而出,作品遂告完成,根本无需付出什么努力”,在我看来,这样的人成名快,但“江郎才尽”也来得快,因为他没有从外界获得输入来充实自己,天生的才华终有一天会耗尽。

相反,村上称自己不是这一类人,“任凭我如何在周遭苦苦寻觅,也不见泉眼的踪影”,“如果不手执钢凿孜孜不倦地凿开磐石,钻出深深的孔穴,就无法抵及创作的水源”,可以说是很恰当的比喻,创作和凿井取水一样艰难,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,“为了写小说,非得奴役肉体,耗费时间和劳力不可”,但这类人也有与众不同的好处,“长年累月地坚持这种生活,久而久之,就技术或体力而言,我都能相当高效地找寻到新的水源,在坚固的磐石上凿穴钻孔;感觉一个水源变得匮乏时,也能果决而迅速地移到下一个去”。

让身体保持健康和拥有创作的灵感源泉都是一个道理,坚持和努力,前者需要坚持锻炼,后者需要坚持练习,都少不了毅力和努力。

目前我也刚开始阅读,从前面的内容可以了解到村上春树写作之前的一些生活。大学毕业后他在日本开了一家店,白天作咖啡馆,晚上改作酒馆,收入比刚开始写作的收入要高。在看完一场棒球比赛之后,他“下决心道:‘对啦,写篇小说试试。’”,宁可关店专职写作,也不愿意随便把店铺随便交给别人打理,他说这样是不负责任的行为。

从1983年到写这本书的2006年,他坚持跑步已经23年,能将一项运动坚持数十年,其中必定有他自己的原因,或许是上面提到的为了保持体重,也必然有跑步本身的乐趣所在。

我还没有阅读完,继续阅读,并将持续写下自己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