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没剪头发了,头发长得已经可以让我扎两个小辫子。

家附近有两家理发店,名字取得很朴素,“老金理发店”店主人名字里有“金”字,“小崔理发店”店主人姓崔,前者从我小学开始就一直开着,应该是十多年前,剪一个头是2元钱,后面看着它慢慢涨价,涨到现在的10元钱,也算是比较正常的价格。

我不太喜欢那种所谓“沙龙”的理发店,理发师个个顶着一头比较酷的发型,店面装饰很豪华,又不停地放着音乐,这让我感觉很不自在,本就不喜欢太嘈杂的环境,让我在里面待半个多小时更是难受。前面提到的这两家理发店,名字朴素,店里的装饰也十分简单,进去就感觉在家里一样,没有播放流行音乐,就一台电视机、一台空调,来来往往的人也是街坊邻居,他们很喜欢在等待或者理发的时候唠唠嗑、聊聊天,更加给理发店增添了不少生活气息。逐渐也让我觉得,想要了解老百姓日常谈论着什么,可以去路边的小餐馆,更可以去街头小巷的理发店。

剪头发头不能动,身子不能动,更不能摇头晃脑,不过这对于小孩子来说是种折磨。记得在读小学的时候,我一个人去“老金理发店”剪头发,当时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坐在那,他妈妈扶着他,等着剪头发,可是一直哭一直闹,动弹个不停,好不容易在妈妈的安抚下剪完了头发。轮到我了,给我剪头发的阿姨就说:“看看这个坐着一动不动的小孩子剪头发啊!”我心里窃喜。一直以来我剪头发几乎都是一动不动,看着剪子和推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我保持不动也是安全的,闭着眼睛更是能让我有所安慰,尽管很多时候闭着眼睛容易让我睡着,但这也是享受理发的过程。

正是因为去这两家理发店的都是街坊邻居,难免会遇到认识的人。今天在“小崔理发店”剪头发,屋子里除了老板和老板娘,其余的人我都不认识,更别提说上话了。不记得是什么让店老板提及了一下我,把我爷爷是谁、我爸是谁全说了出来,这下可好,屋里的人都知道我是哪家的哪个人了,于是就有人问我你爸爸是不是还有个弟弟呀、你妈妈是不是叫…啊、你是不是有个妹妹呀……我能回答的尽量都回答了,唯独一个男人说我爸应该管他叫舅舅,问我应该叫他什么……我不太喜欢和一大群长辈打交道,更何况是我不认识的人。我便剪完头发付了钱,早早地离去了。

理发是一门手艺活,也需要更多的人来继承这门手艺,尽管现在有各种各样的理发店,越来越多的人对理发的要求更高,但是乡间街头这种民风朴素、热情实在的理发店会依然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