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19年05月

《窈窕淑女》:语言的魅力

希金斯是一名语言学家,他认为一个人的语言水平决定了他的社会地位,而且他可以根据一个人的英语口语判断他出生、成长的地方。 “我可以根据任何谈话判定他们是哪个地方的人,差距不过6英里,有时候在伦敦甚至不超过两个街区。” 而Eliza则是底层社会的一个代表人物,住在贫民区的一个卖花女,因为她的英语口语很糟糕,发音不准确,不能在高档的花店里卖花,只能提着花篮在街上卖。 Eliza和希金斯在一个雨夜偶然相遇,并在皮克林上校的见证下,希金斯打下一个赌,六个月让Eliza成为一个名媛贵族。事实证明,他做到了,他从最简单的字母发音开始教起,矫正Eliza的口语发音,接着是一串串的句子,慢慢教会她一些常见的礼仪 [......]

继续阅读»»»

[游记]长沙华谊兄弟电影小镇一日游

拖了好久的游记,今天终于和大家见面了。以下多图警告,建议WIFI环境下浏览。 5月10日,阳光明媚,天气很好,学校组织两个班前往长沙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开展研学之旅,因此有了本博客第一篇游记。 早上坐旅游大巴车从学校出发,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,因车上有同学唱歌助兴,也没有那么乏味,尽管很多人都是低头玩手机。有两个所谓的教官,是要带着我们进行拓展训练,加强同学之间的团结。 抵达那儿,太阳挺晒的。在门口就看见了许多欧式风格的建筑。 抵达之后拍了一张集体照,猜猜我是哪个?(可以吐槽我们身上的小马甲,教官说是为了方便管理,好找人防丢失,我想着就是为了打广告,衣服后面写着XX户外训练营) 我们去了一个不知道啥 [......]

继续阅读»»»

很高兴认识你

每个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认识自己。 我出生于非典肆虐的前一年,到目前为止,已满17周岁。地处江西萍乡上栗县的某个小村镇里,远离繁华地带,日常看见的除了邻里之间的唠嗑便是邻里之间的吵架。 大概是09年、10年的时候,住在街上老城区的爷爷奶奶搬回和我们一块住,原先的老房子因城区改造被征收,赔偿款是二十多万,紧接着就用这二十多万,我爷爷,我爸和我二叔将房子翻修,还增盖了一栋。地势高,以至于2008年的自然洪灾和2014年的人为洪灾到来时,我家安然无恙,处于看海位置。 对非典没有印象,唯一了解到的是在柴静的《看见》和白岩松的《痛并快乐着》两本书中;喝过三鹿奶粉,大姑买的,不过喝得不多,这也可能是我小学时 [......]

继续阅读»»»

扯淡集(一)

(1)据说《流浪地球》票房四十多亿了吧,中国科幻确实在崛起了。但是,《流浪地球》是在春节期间上映,春节档的票价比平常贵得多,这会不会是造成它高票房的原因之一呢? 单单靠票房的多少来评判电影的受欢迎程度会不会有所偏差呢?我想应该是有的,不过一直以来好像都是这样。如果按照观影人数,或者说卖出的电影票数量来比较,是否更合理呢? (2)英语课上讲了几个单词:salary income pay wages fee tip 意思上没有多大的区别,tip是小费,前面的是工资、薪水的意思。这英语的确有意思,和汉语的近义词有的一比。要我来说,工资薪水,都一个概念,无非就是钱,干脆一个money,多省事。 中国好 [......]

继续阅读»»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