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归档:2018年06月

自己的第一篇三千字小说:市长的“考核”

“啪!” 郝爱民把笔记本往办公桌上一扔,眼角似乎带着一丝愁怨。“哐当”一声,他在门口徘徊了数秒钟,拿上衣服,气冲冲地把门一关走了出去。恰逢今年2017年,党的第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年,离开幕也只剩下短短几个月,H市的市长严为民召集了该市各级政府官员,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,主要就是强调在十九大召开前夕,对H市进行更好的规划,但另外有一个重要的事,严为民正要通告,“同志们,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,为了检验同志们前一阶段的工作情况……”他端起桌上刚沏好的龙井,轻轻地抿了一口,润了润他独特的公鸭嗓,“同时也是为了更好的迎接十九大召开。下月底进行考核!”话音刚落,未等严为民整理自己的黑西装,台下就炸开了 [......]

继续阅读»»»

期末考试后的思考与总结:不要做没必要的焦虑和后悔

简单概述 27.28的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了,因为还是高一,试卷的难易程度仅停留在文理分科之前,对我来说,除了数学,其余五门科目做起来还算是得心应手,起码没有考完数学之后的无奈,但是,自己的感觉不见得最后的分数就很高,具体如何,等成绩出来再见分晓。 上一次月考是在5.10-5.11,距现在差不多也快两个月了。六月份因为高考,中考占用考场,放假天数比较多,就没有另外组织考试,当然老师一直是千叮咛万嘱咐,放假在家也要好好复习。我估计是那种到考试前一周才认真复习的,嗯,高考前夕应该不会这样。 考前、考后,我看到的是两种人: 考前——紧张、焦虑的人;考后——后悔、伤心的人。 考前——紧张、焦虑的人 先讲讲 [......]

继续阅读»»»

我过得TM什么生活?

临近升高二,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从初中一直读到高一被打散重组的班级,尽管有自己的初中同学一班,但是仍找不到初中时的感觉。 在学校。 我仿佛变得孤立无援,我感觉自己就像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小舟,随时可能被风浪吹翻,我看不到可以依靠的人,每个人都不敢相信,都是冷眼相对,偶尔的热情款待也是转瞬即逝。他们是不是戴着面具?我不知道。 我是被孤立了吗?我也不知道。每每遇见以前的老同学,关系好的打个招呼笑笑而过,关系不怎么样的,就如同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。找不到一个能倾诉的朋友,每个人都好像离我很远,我想靠近,只会离得更远。 生活你为什么这么捉弄人?明明我可以语重心长地安慰别人,为他们排忧解难,看似对生活中的这些琐事 [......]

继续阅读»»»

哪个杀千刀的拿了我的衣服!?

哪个杀千刀的拿了我的衣服!?中午洗好,挂在寝室楼下,傍晚回寝室,只剩一件校服,丢在地上!挂了两条裤子,三件校服,只剩一件,今天真是悲催到家了。 已经找到了,原来是当天下雨,被另一个宿管收进去了,一直没问,昨天才知道。

◷2018/06/23   @青山   ▤生活记   ⚑

托举的力量

2018年1月4日清晨,安徽合肥蒙城路附近,正值交通高峰,一根脱落的电缆瞬间阻断了缓行的车流。正在附近执勤的民警熊陈毫不犹豫地爬上一辆公交车顶,在风雪中用双手撑起电缆,确保车辆通行并等待专业救援。 在本次事件中,值得庆幸的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,其次还有熊陈的及时出现和那辆公交车及车内的乘客配合下,将损失降到了最小。在交通高峰期间,不但疏通了车流,而且连通了人心。 正是像这样挺身而出的人,让社会的发展更加顺畅,也让人们可以从那几米高的电缆下安全通过,“托举”应是每个人在必要时的举措。 类似的,在2012年6月3日,广州13岁女童琪琪悬挂在四楼阳台,情况危急之下,黄衣男子周冲徒手爬上了楼屋防盗窗,将 [......]

继续阅读»»»

庆祝本站建站三个月!

昨天看了下站点统计,开心地发现,我的博客三个月了,算是一个小小的起步吧,既然三个月坚持下来了,以后的一年两年,三年,甚至十年,也会一如既往坚持!

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

“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”本是指不要被人所制定的制度自缚手脚,要灵活变通。结果却沦为投机取巧破坏制度的说辞。 为什么偏偏就有人,固守规定,脑子不懂得变通?且不说是狡猾,世故圆滑,只说待人做事方面,不能尽按照规章制度去办,当然,规定是让人做事更规范,做人更有准则,这无可厚非。但是,往往有些时候,情况不同,是不是也按照规定去办呢?规定放在那,死死的,等到不通用的时候,仍让它挂着?咱们人是活的,脑子应该转动起来,这不是投机取巧破坏制度的说辞,而是特殊情况特殊做法。仅一家之言,权当吐槽。